RSS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主页 > 历史秘闻 > >与秦基伟斗酒后自称“不和你见识”的元帅

  • 与秦基伟斗酒后自称“不和你见识”的元帅
  • 2014-04-03 12:51 未知 枪炮世界
  •   核心提示:据记载,当时陈毅虽然用了不少“战术动作”,但最后还是坚持不住,连叫暂停,对秦基伟嚷道:“算喽算喽,秦基伟,我不跟你一般见识啰。喝酒你是喝不过我的,但是我不能眼看你犯错误,你不能再喝就算了,别放屁装在竹竿里——充棍喽。”

      陈毅是十大元帅中唯一一位没有参加过长征的元帅,他精诗文,好体育,爱美食,会抽烟,曾一度被人誉为诗人、外交家。这位外交家元帅也能喝酒,史册中亦留下了众多关于陈大帅喝酒的奇闻趣事。

      抗战时期,陈毅曾率新四军进入茅山。当时部队给养十分困难,医药尤其缺少,陈毅对此忧心忡忡。一次,他听说镇江城里“蕲药仙诊所”主人因世道离乱避进茅山大茅峰的九福宫,便费尽周折找到了蕲药仙。蕲药仙有三好:好酒、好棋、好诗,他见到陈毅,便兴致勃勃地对身边的小道士说:“今日幸会陈将军,心情倍佳,快去拿酒来。”稍后,蕲药仙看着陈毅,吟出一句:“药能治假病。”陈毅哈哈一笑,回之曰:“酒不解真愁。”两人随后又对弈一盘。最终,蕲药仙拿出自己采集到的全部药材送给陈毅,并将九福宫作为新四军江南指挥部的总医院。

      双十协定签字后,针对美蒋代表的阴险图谋,华东解放区派出参加徐州、济南、淮阴等调处执行小组的代表与其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陈毅也曾亲自出马,先后赴济南、徐州与国民党高级将领王耀武、顾祝同等进行了谈判。据记载,在谈判期间王耀武为陈毅举行的宴会上,陈毅谈笑风生,他对善意有礼貌的敬酒都豪爽地对饮并回敬,体现了他在宴会后同我方参加宴会的同志所说的“参加这个宴会,喝酒也是政治,不能示弱”这一精神。

      众人皆知陈老总的喜好,因此便时常请其喝酒。1948年10月郑州解放后时任郑州警备司令部司令员的秦基伟就曾请陈毅喝酒吃羊肉,当时两人是酒足饭饱,然秦基伟却因不在岗位被邓小平记以处分;1962年9月9日空军用地对空导弹击落美制U-2高空侦察机后,周恩来请陈毅等人喝茅台酒,陈毅又不顾夫人张茜的劝阻,喝了个痛快;甚至于1964年初春陈毅随同周恩来访问亚非14国归来途经昆明时,他还要同时任昆明军区司令员兼中共云南省委书记处书记的秦基伟斗酒,请周恩来做裁判。据记载,当时陈毅虽然用了不少“战术动作”,但最后还是坚持不住,连叫暂停,对秦基伟嚷道:“算喽算喽,秦基伟,我不跟你一般见识啰。喝酒你是喝不过我的,但是我不能眼看你犯错误,你不能再喝就算了,别放屁装在竹竿里——充棍喽。”

      晚年的陈毅因病不能喝酒,但“九·一三”事件后他却不顾自己“消化不好,一喝酒就闹肚子痛”的客观情况,以及做手术后医生禁止喝酒的嘱咐,主动提议与客人饮酒,并将半杯酒一饮而尽。种种举动,让人们看到了一个爽快、洒脱,至情、至性,又不缺幽默的陈毅元帅。

      相关阅读:陈毅秘书:“毛泽东说陈毅是个好同志”是善意谣言(龙门阵)

      核心提示:据当年陈毅的秘书杜易说:“他怎么能再编造这么一条‘语录’作为挡箭牌呢!如果编这么一条语录,岂不是又要罪上加罪!我认为,当时流传这个故事,是正直的人们肯定陈毅是一位好同志,为陈毅挨批抱不平,希望毛主席出面保护陈毅,为陈毅说句公道话。”

      “打语录仗”,是“文化大革命”中独具特色、也是“史无前例”的现象。“文革”时期的中国,几乎人人都会以“毛主席语录”作为“克敌制胜”的法宝来保护自己,压服对方。因为毛主席的话是“最高指示”,谁敢不服从,就等于是“抗旨”。只要能说出一段对自己有利的“最高指示”,就等于是在两军对阵中抢占了“政治制高点”。

      由于“毛主席语录”已经渗透到生活的诸多细节中,小孩们耳濡目染也会背许多段,在挨家长打的时候,便会无师自通地喊出“要文斗不要武斗!”这种似是而非的语录口号,而家长们也多半会因受到这一“最高指示”的制约,忍气住手,不敢再打——除非能想出新的理由而且同样以一段“毛主席语录”来给自己撑腰。

      最缺少文化的农民,也学会了用“毛主席语录”与人争论。着名作家陈白尘《牛棚日记》一书中记载了这样一件事:在“五七干校”时,一次有公社鸭群进入中国作协连队的地盘内,干校的人去制止,却遭到放鸭农民义正辞严的反击,“牧鸭人蛮横甚,说土地是国家的,谁都可以放牧;你们是来向贫下中农学习的,打击贫下中农等于打击革命云云”。陈白尘叹道:“毛泽东思想谁都可以用来作自卫武器,可笑之至。”那位农民所运用的“毛主席语录”,出自毛泽东《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原话是:“没有贫农,便没有革命。若否认他们,便是否认革命。若打击他们,便是打击革命。”这段“语录”在“文革”初期曾由官方媒体反复广播、刊登,在农村则到处都写在墙上、石碑上,每当开会(不论是学习会还是批判会)前都必定要读上几遍,即使不读书的农民也耳熟能详了。

      当时在两派辩论或争吵中,还有用“毛主席语录”来骂人的。比如,若要想骂对方“不要脸”,就可以引用这段“语录”:“只有不要脸的人们才说得出不要脸的话,顽固派有什么资格站在我们面前哼一声呢?”(这段“语录”出自毛泽东《团结一切抗日力量,反对反共顽固派》)还有一句常被用来辱骂对方的“语录” 是:“死皮赖脸,乱吹一顿,不识人间有羞耻事。”(出自同一篇文章,原也是骂反共顽固派的,其前边几句是“……借统一之名,行专制之实,挂了统一的羊头,卖他们的一党专制的狗肉”,接下来才是“死皮赖脸……”这几句)那时,毛泽东的《念奴娇·鸟儿问答》词还没有公开发表,要不然,那首词中的“不须放屁”肯定会成为两派辩论或争吵中使用率极高的“语录”。

      “打语录仗”之风,居然还影响到了七十多岁的历史学家顾颉刚,顾老先生从来不大过问政治,历次政治运动中常常跟不上形势,在“文化大革命”中竟也受周围环境影响而学会了以“毛主席语录”为武器。1967年,他已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反革命”、“反共老手”,但在群众组织卷入派性斗争,对他疏于看管时,他又忍不住旧习复发,阅读古籍,并将所想到的古史问题记入笔记。他的老伴怕他又因此获罪,进行制止,他则以“毛主席语录”“抓革命,促生产……” 来作抵挡。一年后,顾颉刚又被迫作检讨,检讨中承认自己这个做法是“打着红旗反红旗”。

相关阅读